A bowl of noodle soup

這個故事發生在日本札幌的一家麵館「北海亭」。在除夕夜裡吃上一碗蕎麥麵是日本人的傳統習俗,所以在這一天麵館的生意總是會特別好,幾乎整天都會客滿。但晚上十點過後因為隔天大家還要趕著回家過年,所以街上很快的就寧靜了下來。

北海亭的老闆是一個很老實的人,而老闆娘待人親切又古道熱腸。除夕夜當天,當最後一位客人走出麵館,老闆娘正要關上門時,店門被輕輕的拉開。是一個穿著過時格子舊大衣的女人,與兩個穿著運動服的孩子。

老闆說:「請坐!」女人怯怯的詢問:「可不可以…來一碗…湯麵…?」背後的兩個孩子不安地對望了一眼。老闆回答:「當然…當然可以!這邊請坐!」老闆娘帶著他們走到了最靠邊的二號桌,然後向廚檯喊著:「一碗湯麵!」

一碗麵只有一團麵條,但老闆偷偷多丟了半團麵,煮了滿滿一大碗,連老闆娘都不知道。母子三人圍著這碗湯麵一起吃的津津有味,並直說:「好好吃唷!」不一會兒這碗麵就吃完了,母親付完了150元後母子三人同聲的誇讚:「真好吃!謝謝!」並微微的鞠了一躬,「謝謝你們!新年快樂!」老闆和老闆娘同時回答著,母子走出了麵館。

不知不覺就這樣一年過去了,又到了除夕夜,北海亭的生意仍非常興旺,甚至比去年的除夕夜更加忙碌。終於一天結束,老闆娘走向店門正想拉下門時,店門又輕輕的被拉開。是一位婦人與兩個小孩,老闆娘看見那過時的格子大衣立刻想起了前年除夕夜最後的客人。

婦女再次詢問:「可不可以…給我們煮一碗…湯麵?」老闆娘說:「當然可以!請坐!」並帶他們到去年坐過的二號桌,再向爐臺喊:「一碗湯麵!」老闆立刻點上剛熄掉的爐火,這時老闆娘偷偷著在老闆耳邊說:「欸!煮三碗給他們吃好不好?」但老闆卻說:「不行,這樣做他們會不好意思的。」然後默默的多丟了半團麵條進鍋裡煮。一旁的妻子微笑的看著老公說:「看起來這麼呆板,心地倒是挺好的嘛!」丈夫默默的盛好一大碗香噴噴的麵交給妻子,母子三人圍著那碗麵邊吃邊談論著,「好棒…真好吃…!」「要是明年能夠再來吃,那就好了…」,而這些對話也傳入了老闆夫婦的耳裡。

吃完這碗湯麵,母子付了150元後,老闆一樣是一句「謝謝!祝你們新年快樂!」母子走出了北海亭。看著母子三人的背影,老闆夫婦反覆的談論了好久。直到第三年的除夕夜再度來臨,北海亭的生意依舊繁忙,甚至忙到夫婦倆都什麼麼時間說話,但過了九點半兩人卻開始不安了起來,十點一到店員們紛紛領了紅包回家,主人急忙的將牆壁上的價目表一張張的往裡翻,將今年夏天漲價的200元拉麵,重新寫上150元。而在30分鐘前老闆娘已將二號桌先放上了一張「預約席」的卡片。而好像是有意等客人都走光才進來似的,母子三人在十點半出現,哥哥穿著國中的制服,而弟弟則穿著哥哥去年穿過的那件稍大的夾克。這兩個孩子都長大了許多,而母親,依舊是那件褪了色的格子舊大衣。

「請進!請進!」老闆娘熱情的招呼著。看著笑臉迎人的老闆娘,母親戰戰兢地說:「麻煩…麻煩煮兩碗湯麵…可以嗎?」隨後招待他們入座二號桌,並若無其事地藏起那張寫著「預約席」的卡片,然後喊著「湯麵兩碗!」老闆應聲著「好的!湯麵兩碗!馬上就好唷!」並丟進了三團麵條。

看到母子開心的吃著麵,夫婦也因為感受到他們的喜悅而內心充實了起來。「小淳和哥哥,媽媽今天要謝謝你們兩個人!」「為甚麼?」 「是這樣的,你們過世的爸爸所造成八個人受傷的車禍,保險公司不能支付的部份,這幾年來媽媽 每個月都必需繳交五萬元。」 「這個我們知道呀!」 「本來應該會繳到明年三月的,但是今天已全部繳完了!」 「媽媽,真的嗎?」 「是真的!因為哥哥認真的送報紙,而小淳都幫忙媽媽買菜做飯,讓媽媽可以安心的工作,所以公司發給我一份全勤的特別加給,今天我就把剩下的部份全部繳完啦!」 「媽!哥哥!真是太好了!不過以後小淳要繼續做晚飯。」 「我也要繼續送報紙!小淳,加油!」 「謝謝你們弟兄倆,真的謝謝!」

「媽媽,小淳和我有一個秘密,一直都沒有跟您說,那是十一月的一個禮拜天,小淳的學校通知家長要去參觀教學課程,小淳的老師還特別附了一封信,說小淳寫的一篇文章被選為全北海道的代表,將去參加全國的作文比賽。我聽小淳的同學說才知道的,所以那一天,我代表媽媽去參觀了。」 「真的有這回事?那後來呢?」 「老師出的題目是『我的志願』,小淳是以一碗湯麵為題寫的作文,還要當眾讀出這篇作文。」 「作文是這樣寫的:爸爸車禍了,留下很多債務,為了還債,媽媽從早到晚不停的工作,連我每天早晚認真送報的事,弟弟也全部都寫出來了。」 「還有,十二月三十一號晚上,我們母子三人共同吃一碗湯麵,非常好吃,而且我們三個人只叫了一碗湯麵,麵店的伯伯和伯母竟然還向我們道謝,並且祝我們新年快樂!那聲音好像在鼓勵我們要勇敢堅強的活下去,趕緊把爸爸留下的債務給還清!」 「所以小淳決定長大以後要開麵館,當日本第一的麵館老闆,也要對每一個客人說加油!祝你幸福!謝謝你!」

一直站在廚檯裡聽著他們對話的老闆夫婦突然失去了蹤影,原來他們蹲下來拿著毛巾一人一頭的擦著他們不斷湧出的淚水。「作文讀完了,老師說:小淳的哥哥今天代表媽媽來了,請上來說幾句話。」 「真的?那麼你怎麼說?」 「因為太突然了,剛開始真的不知道要說甚麼好。我就說,謝謝大家平時對小淳的關愛,我弟弟每天必須買菜做晚飯,常常會在團體活動中急忙地回家,一定給大家添了許多麻煩。其實剛剛我弟弟讀出一碗湯麵的時候,我曾感到羞恥,但是看見弟弟抬頭挺胸的朗讀完一碗湯麵的時候,我才發現,感到羞恥的那種心情才是真正的羞恥。這些年來…媽媽只叫一碗湯麵的那種勇氣,我們兄弟絕對不會忘記…我們一定會好好努力,好好的照顧母親,今後仍然拜託各位多多關照我弟弟。」

母子三人握著手,拍拍肩,比往年都還快樂的吃完了麵,付了300元,並說了聲謝謝鞠躬走出麵館。忘了母子三人的背影,老闆同樣大聲的說了句「謝謝!新年快樂!」來做為一年的總結束。

又過了一年,徐夕夜依然被放上了一塊「預約席」的卡片正等待著他們,但第二年、第三年又過去了,二號桌卻仍然空著,母子並沒有再出現。北海亭的生意越來越好,店內裝潢全部翻新了,只有那張二號桌,一直保留著。許多客人都覺得奇怪的詢問老闆娘,而他們就會說出一碗湯麵的故事。現在那張二號桌被放在麵店的正中央,像是一種鼓勵,也期望某一天這三位客人會再次出現,而老闆娘依舊會用這張桌子來迎接他們。從此這張二號桌變成了一張幸福的桌子,客人一個個把這個故事傳了下去,還有許多好奇的學生為了見見這張桌子,專程從大老遠的地方跑過來吃麵,只為了能坐在這張幸福的桌子上。

過了不知道多少年,北海亭附近的商店主人們在除夕夜打烊後,都會帶著家人到北海亭吃麵,邊吃邊等著聽到除夕的鐘聲,然後一起到神社拜拜,這已經成了他們五六年來的習慣。這天九點半一過,魚店的夫婦帶著一大盤生魚片出現,接著陸陸續續的大夥紛紛帶著酒菜出現,集合了將近三、四十個人。熱絡的大夥都知道二號桌的由來,雖然他們嘴上都不提,但心裡卻想著,那個除夕的預約席今年可能又會空空的迎接新年了。

有人吃麵,有人喝酒,大家忙進忙出的準備菜餚,邊吃邊聊無所不談,就像一家人一樣。到了十點半,門突然輕輕的被拉開,所有的人都停止談話,視線一同向門口望去。出現的是兩個西裝筆挺的青年,手上拿著大衣走了進來,當大家鬆一口氣繼續恢復熱鬧,老闆娘正想告訴他們已經客滿的同時,有個穿著和服的婦人走了進來,並慢慢的說「麻煩…湯麵三人份…可以嗎?」老闆娘臉色一變,想起十幾年前母親與兩個小孩的形象,努力的和眼前三人的畫面重疊在一起。廚檯後的老闆也看傻了眼,「你們….你們…..」地說不出話。

其中一位青年望著不知所措的老闆說,我們母子三人曾在十四年前的除夕夜叫了一碗湯麵,因為受到這碗湯麵的鼓勵,我們母子三人才能夠堅強的活下去。後來我們搬到了滋賀縣的外婆家住,而今年我已經通過了醫師的檢定考試,在京都大學醫院的小兒科實習,明年四月將回到札幌的綜合醫院做服務。我們禮貌上的先拜訪了這家醫院,並到父親的墓祭拜,然後跟曾經想當麵店大老闆未成而現在在京都銀行就職的弟弟商量,今年我們有一個最奢侈的計畫,那就是除夕夜要來北海亭吃三人份的湯麵!

老闆夫婦的眼眶裡溢滿淚水,這時坐在門口的菜店老闆站起來說:「喂!老闆!怎麼啦?準備了十年一直等待這一天的來臨,那個除夕十點過後的預約席呢?趕快招待他們啊!快呀!」終於,老闆娘先恢復了神智,拍了拍菜店老闆的肩膀後說:「歡迎,請….。喂!二號桌三碗湯麵」 老實的老闆擦了擦眼淚應聲:「是的,湯麵三碗!」

從現實的眼光來看,其實麵店老闆付出的並不多,但是,即使只是幾團麵條,或是一聲誠懇且帶著祝福的「謝謝,新年快樂!」卻能使著正受到現實逼迫陷入困境的生命,重獲生機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不要去忽視自己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力,也許那些微小的真誠關懷,正是帶給這個世界光明的力量。